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石笋街小学2011级6班天地

和我和彼,美人美己,美美与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瞎子摸鱼(周钰琦)  

2015-10-26 14:44:0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星期五中午,刘静尧问我们:“谁要玩瞎子摸鱼?”我想:好久都没在课间参与游戏了,今天便允许自己去放松一下吧!便道:“算我一个。”凑齐人后,我们出了教室,用各种方法来决定谁当瞎子。结果出来后,我五雷轰顶:呜……1轮就是我……这时,张笑问:“我也想来,行吗?”我大喜过望,嘿,这等好事我正求之不得呢!爽快地应了下来,于是,我理所当然地成了“鱼”。

“瞎子”慢慢摸索着,听到声音一扑,没扑到人,却扑到一串“嘻嘻”的笑声。刘静尧紧抓住罗一歌的双肩,把他扯到身前,挡住自己瘦小的身影,还用力地把他往“瞎子”身边推,也不知她是想把他当“挡箭牌”,还是想恶搞他,让他被抓住,或者说,两者皆有。罗一歌像是一条落入网中却仍在垂死挣扎的小鱼,大不了弄个鱼死网破。“瞎子”变为田标了,刘静尧猛地一推罗一歌,他脚下一趄趔,和田标撞了个满怀。田标趁机一抓他,便和他调换了身份。

星期五中午,刘静尧问我们:“谁要玩瞎子摸鱼?”我想:好久都没在课间参与游戏了,今天便允许自己去放松一下吧!便道:“算我一个。”凑齐人后,我们出了教室,用各种方法来决定谁当瞎子。结果出来后,我五雷轰顶:呜……1轮就是我……这时,张笑问:“我也想来,行吗?”我大喜过望,嘿,这等好事我正求之不得呢!爽快地应了下来,于是,我理所当然地成了“鱼”。

“瞎子”慢慢摸索着,听到声音一扑,没扑到人,却扑到一串“嘻嘻”的笑声。刘静尧紧抓住罗一歌的双肩,把他扯到身前,挡住自己瘦小的身影,还用力地把他往“瞎子”身边推,也不知她是想把他当“挡箭牌”,还是想恶搞他,让他被抓住,或者说,两者皆有。罗一歌像是一条落入网中却仍在垂死挣扎的小鱼,大不了弄个鱼死网破。“瞎子”变为田标了,刘静尧猛地一推罗一歌,他脚下一趄趔,和田标撞了个满怀。田标趁机一抓他,便和他调换了身份。他愤怒了,赌气退出了游戏。

过了几轮游戏,我被逮到了。我轻轻闭上双眸,原本五彩斑孄的美好世界瞬间变成了漆黑一片。我惊惶失措,抬起双手,在这黑暗的世界里无助地摸索着前行。正如《诗经.小雅.小旻》所说:“战战兢兢,如临深渊,如履薄冰”。说的就是我这种状态吧,欲过不能,欲退不得。有人悄无声息地溜到我身后,在我猝不及防之时打了我一下,一击即远遁。我转过身来,却没扑到人,反倒扑来一串银铃般的嬉笑声。眉毛纠结到了一起,左右权衡之下,我放弃了抓住罪魁祸首的想法,我又不知道他是谁。忽然,我感到身边有人,伸手一抓,她拔腿就跑,我紧追不舍,一把扯住她的袖子,一看,原来是谢天奕。

之后我们又玩了几轮,就回去上课了。

人不能总是像一根绷紧的弦,时间长了,容易神经过敏或弦断,该放松的时候就要放松,这样,才能提高做事的效率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