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石笋街小学2011级6班天地

和我和彼,美人美己,美美与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岁 月 无 情(周钰琦)  

2017-02-28 11:33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他像是黄昏的倦鸟,歇息在暮年的阁楼里独自挣扎。

——题记

夜色沉沉。时钟缓慢地响了十一下。故乡的平房不似我记忆中的模样,浓浓黑雾中隐约露出朦胧的轮廓。

推门而入,痛苦的呻吟掩盖了厅中人的低语。母亲见我来了,忙花粉囊身:“来啦,坐这儿来,给爷爷打个招呼。”我这才发现,爷爷躺在门口并不大的床上,鼻上带着细管吸着氧气,痛苦地呻吟着。

“爷爷,我考完了,依约回来陪你罗。”我又补充了一句,“我是琦琦。”无言,回答我的只有爷爷痛苦的呻吟。

母亲道:“爷爷听得到的,你慢慢给爷爷说下你最近的情况。”

我说了下自己的学习考试情况,便沉默下来。端详着爷爷苍老的面孔,与往昔大相径庭。其实爷爷的头发并未全白,甚至多数都仍是黑的,可现在,头发全部都被剃了,头光溜溜的——听说是这儿的习俗。棕色针织帽也无法填补这份空落。蜡黄的皮肤上显现出老年斑。眼窝深陷,灰暗的眼眸,瞳孔涣散,没有丝毫聚焦,偶尔才无神地转转。嘴唇干裂,牙齿似是被腐蚀过般,向外突出,歪瓜裂枣。不该是这样的,爷爷的牙齿,原本是十分询齐整的啊!是什么让过去风华正茂的爷爷,只能在病床上苟延残喘?

爷爷忽然皱起眉,紧抿着那两片几乎已不能视作唇的薄片,很痛苦、但又有些孩子气地撇成半圆形。

“妈妈,爷爷好像很不舒服。”

“肚子那儿。也没办法。”

沉默。

看着爷爷灰败的面孔,苍老而痛苦的模样,心中不由得生出会把人逼疯的无力感。面对着脆弱的生命,命运的无情,我们能做什么?又做得了什么?本应让它顺其自然,却无法做到视若无睹。

不知何时,爷爷扭开了头,输氧细管滑落到一边。我连忙上前去,轻手轻脚地把细管复位。不料,爷爷又一扭头,扯掉了细管。耐心地再次将其复位,却又一次被爷爷固执地扯掉。大抵是戴着不舒服吧。再一次重复后,爷爷或许累了,没有再次反抗。

夜还很长。屋子里回荡着痛苦的呻吟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